《皇帝的新装》新解——公共信息

《皇帝的新装》是安徒生童话里非常著名的一篇,现在这个童话不仅是孩童们存于脑海中的幻想,同时,这个故事还发生在现代社会里。
以现实的经济危机为例。2008年11月,经济学家詹姆斯•加尔布雷思曾在一个媒体采访时说过,在全球的众多职业经济学家中,只有10—12个人完全预测了此次金融危机的来临。其中以奥地利经济学派的米塞斯为首,很多的经济学家们早就嗅到了危机的味道。最早预示到房地产泡沫的奥地利经济学派的专家,他们当中有很多人都预示到了我们现在正在遭受的危机,他们认为,导致这一切危机的罪魁祸首便是美联储。
美联储作为一个独立的行事机构,利用低利率造成了高杠杆化、投机操纵以及日益增多的负债,误导了很多投资者,掩盖了真实的经济状况,最终将市场搅得一团糟。
美联储的干预政策,让经济繁荣出现假象,导致房市泡沫加速形成,也加速破灭,而这期间,自由市场不可避免地成了替罪羊。面对如此突然地危机,民众们并没有指责谁,而是默默地接受着,正如在十几年前,经济学家亨利•赫兹利特就曾经说过,这些人为的泡沫必然导致“大危机和大萧条,但更糟糕的是民众将会误以为经济萧条并非先前通货膨胀所致,而是‘资本主义’固有缺陷所致。”
美联储的这些所作所为非常像安徒生的童话故事《皇帝的新装》,它就像什么都没穿,还自以为非常漂亮的皇帝,而它周围的民众对它也是视而不见,无意中放任它的所作所为。甚至在指责政府措施失败时,大家也都对它避而不谈,这也就冤枉了倒霉的自由市场,被无辜地成了替罪羊。但这场游戏迟早会有结束的一天,总有一天美联储这层透明的外衣会被民众无情的揭穿。
《皇帝的新装》的童话相信对大家来说都不陌生,在文学上的解释不过就是人性的丑恶以及大众的附和,但是在经济学上,它却有着新的解释,这一切都与公共信息有关。
公共信息是指所有市场参与者都能够自由获得的信息。在竞争激烈的寡头垄断中,经济主体对市场知识的需求特别迫切。他们在客观上假定其他竞争者的行为是合理的,即假定所有的市场参与者都具备公共的市场知识。这种共同的市场知识即公共信息。
罗伯特·维里克查尔认为,当具有信息集合A的市场有效时,并且在每个市场参加者可利用的信息中,唯有信息A的知识,使市场参加者产生了共同的或者同质的认识,这就是市场的常识或共同知识。简单地说,公共市场知识就是指这样一种假设:所有的相关信息都能够被所有的市场参加者获取。
在上面这个故事中,美联储无非霸占了市场参与者获得公共信息的权利,市场的参与者没有渠道获得公共信息,所以在竞争中就失掉了一部分的资源。而美联储在发生危机之后也并没有将公共信息告诉市场参与者,而是继续一意孤行的执行自己的政策,正是这种霸道,导致了危机的发生。
公共信息是具有积极作用的,首先表现在市场公共信息导致了市场支配力,其次公共信息的存在较大地妨碍了风险的分担,因而破坏了市场参与者相应的预期收益。
寡头垄断又称寡头、寡占,意指为数不多的销售者。在寡头垄断市场上,只有少数几家厂商供给该行业全部或大部分产品,每个厂家的产量占市场总量的相当份额,对市场价格和产量有举足轻重的影响。

RIPRO主题是一个优秀的主题,极致后台体验,无插件,集成会员系统
股交流吧 » 《皇帝的新装》新解——公共信息

发表评论

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

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