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济学常识:为什么会有黄牛票一价格管制

相信在中国生活过的每一个人都会知道黄牛票,甚至很多人还 从黄牛党的手中买过所谓的黄牛票。尤其是在临近春节时期,火车 票更是一票难求,售票点聚集着期盼回家而顶着严寒排队的人们, 但是即使这样也并不一定保证都能幸运地买到回家的车票。而此时 总有一些人在队伍旁边穿梭,向排队者兜售高价票。但是像在美国 这种西方国家却很少发生。为什么中国会有黄牛票,而其他一些国 家没有呢?透过经济学分析,你就会明白其中的道理了。
首先,我们得了解价格管制这个经济学概念。也许乍一听觉得 这个经济学名词太专业,用通俗的话来说,就是政府为了达到某个 政治、经济或是社会目的而采取的限制某种或是某些商品价格的做 法。其实从古至今,从国外到国内,政府一直在试图设置价格上限 与价格下限。即使一些信奉自由资本主义的国家也会采取一些措施 实施价格管制。例如,近代的美国政府固定了汽油的价格、纽约市 的房租以及实行最低工资等。并且有些时候,有些政府还不止控制 某些特定商品的价格,而是试图控制整体物价水平,例如美国政府 就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、朝鲜战争期间以及1971-1973年尼克松执 政期间采取这种做法。而更为明显的就是20世纪前苏联政府采取计 划经济时代,所有商品的价格都是由政府划定;我国在改革开放之 前也是实行计划经济体制,商品的价格由政府制定。现在我们的水 价、电价以及上面提到的火车票的价格,政府都实行了一定程度的价格管制,限制商品价格的上限。
尽管价格管制常常被使用,并且从某些方面来说具有一定的合 理性。比如,最低工资无非是想保障低收入者能获得更高的工资; 较低的水电费是想降低居民的生活成本,对火车票实行限价出售是 为了使低收入者不至于因为无法支付高昂的交通费而无法回家。但 是,实际上,这些管制的效果却并不如愿(这一点我们会在下面继 续探讨)。一般说来,除非在短暂的紧急时期,否则大多数经济学 家都反对价格管制,因为他们确实知道这些不必要的“看得见的 手”会制造过剩和短缺,把市场经济价格机制可以解决的问题复杂 化,更为糟糕的是这样的做法往往扭曲了资源配置,降低市场运行 的效率,降低了人们的福利水平。
按照常理来说,顾客门庭若市往往会使商家大赚一笔。但是在 火车运输上,却不一定。春节前夕,人们归心似箭,需求量很大并 且这种需求价格弹性很小,并不会因为票价上涨而改变主意不回家 过年。由此,交通部门完全可以通过提高票价来将票贩子的额外收 入争取回来。由此更多的收入将会促使交通部门有动力积极开建增 加新的铁路轨道,以使得在边际效用等于边际成本时达到收入最大 化。但在实际中,我们并没有这样做,政府限定火车票不能涨价从 而使得市场上呈现出:过低票价下过剩的需求,而供给又远不能满 足需求。所以黄牛党们只要获得原价车票就能在二手市场上高价卖 出获利,因为在市场上存在着太多买不到车票但是极其渴望回家过 年的需求者,由此,尽管国家严厉打击黄牛党贩卖火车票,但是在 春运紧张阶段,依然有很多人甚至花几倍的价格从黄牛党手中买一 张珍贵的回家车票。
也许,从经济学的角度出发,你会愤愤不平:既然市场可以解 决这个问题,为什么不交给“看不见的手”来调节,反而大费周章的既浪费国家精力又破坏资源 配置呢?应该赶紧实行市场化 的价格啊!实际上,通过市场 机制适当涨价以对付黄牛党的 建议早就有过。关注过火车票 涨价的读者可能都记得,在2007年的“两会.期间,我国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(附录有其介绍), 被誉为“中国经济学家的良心”,曾提出建议:中国火车票应该按 照市场机制运行而进行涨价,因为价格上限的做法不符合市场经济 原理,可能造成价格扭曲、资源配置低效,会使意图得到好处的人 却得不到好处,反而可能滋生一些有权者以权谋利的腐败行为。但是此言一出,立刻遭到“炮轰”,反对意见认为买火车票回家的大 部分都是低收入者,高收入者都已经买机票了,所以低价格保护的 是低收入者的福利。现在我们冷静地想一想,几年来我们依旧实行 的是低票价策略,但买票难仍然是春运期间困扰政府和翘首盼望回 家的人们的一大难题,人们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依然只能求助于黄牛 党。反而是近些年来,查处了一批像武汉铁路局原副局长等很多铁 路交通部门官员,因为利用职务之便和黄牛党联合谋利的行为。
很多时候,政府在做决策时,不仅仅要考虑经济效率和公平的 问题,往往还要考虑在执行某种决策的过程中所产生的种种影响是 不是值得去做。

RIPRO主题是一个优秀的主题,极致后台体验,无插件,集成会员系统
股交流吧 » 经济学常识:为什么会有黄牛票一价格管制

发表评论

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

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